<em id="9hlpp"><big id="9hlpp"></big></em>
    <em id="9hlpp"><big id="9hlpp"></big></em>
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白鯨出海 > 資訊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短視頻之后,短音頻也要迎來黃金時代了?

              索菲亞的燕窩  ? 

              image001.jpg

              作者:Ashley Carman,《The Verge》高級記者。

              編譯:索菲亞的燕窩

              短視頻平臺如今早已競爭激烈,而音頻社交平臺隨著「Clubhouse」在去年的走紅也已經成為了各路大廠頻繁試水的新戰場。不過短格式+音頻社交這兩者之間的結合,在目前看來還是一個相對新鮮的領域。那么這一組合的市場潛力又有多少?

              為解答這些問題,白鯨出海就此特別編譯《The Verge》專欄《THE NEXT BIG SOCIAL NETWORK TREND? SHORTFORM AUDIO》,淺析短格式音頻社交市場的現狀與潛力。

              法博德·諾扎德(Farbod Nowzad)正在對話筒解釋自己的“提升生活質量計劃”,他語氣嚴肅地講著自己每周該喝多少杯冰果露,聽多久電子樂演出,以及光顧幾次酒吧。作為回應,一位名叫尼古拉(Nikolai)的用戶則建議大家盡量多喝水。隨后越來越多的聽眾開始加入討論,但每段發言的時長都保持在 90 秒內。

              以上就是短格式音頻社交平臺里常見的討論情景。對許多創始人和投資者來說,短音頻是音頻社交的未來發展方向。簡短的音頻內容不僅易于分享,還容易啟發他人靈感,因此能夠緊緊抓住社交用戶的興趣點。

              目前,包括「Beams」、「Quest」和諾扎德自己創建的「Pludo」等初創公司都在努力拓展短音頻業務,爭取吸引更多投資。這些公司認為短音頻能夠迅速帶來大量用戶,因此利潤空間巨大。不少頭部社交平臺也對此表示認同,并開始上線新品試水這一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在今年早些時候,「Facebook」就曾宣布上線短音頻剪輯共享產品「Soundbites」。眾所周知,「TikTok」利用短視頻吸引了大量用戶,迅速成為全球社交市場內的頭部爆款。很多企業也想以聲音為媒介,復制「TikTok」的成功模式。對它們而言,只要短音頻 App 能夠培養一定數量的用戶,那么平臺上就會涌現許多優秀創作者,帶來可觀的收益。

              簡化語音內容創作,新玩家爭當音頻版「Twitter」

              Screen-Shot-2016-02-15-at-1.11.22-PM.png

              短格式是「Twitter」能夠迅速走紅的關鍵之一 | 圖片來源:Twitter

              與其他音頻內容形式相比,短音頻的時長較短,而且語音本身也沒有被編輯過,因此大大縮短了用戶的內容創作和發布時間。也就是說,短音頻社交在功能上與「Clubhouse」很像,只不過增加了時間限制。如果說「Clubhouse」是長博客的話,那么短音頻社交就是「Twitter」。

              短音頻平臺「Racket」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奧斯汀·彼得史密斯(Austin Petersmith)表示:“互聯網產業先有長博客,之后才有「Twitter」和「Tumblr」等短博客平臺。這些平臺的特點在于用戶不必花費太多時間,只需要把自己想說的話寫進輸入框,然后發送出去,因此更有可能孕育創意內容。

              據了解,「Racket」目前還處于測試階段,并已完成種子輪融資,不過彼得史密斯并沒有透露具體金額。他表示,「Racket」的音頻內容相對簡短。因此用戶也更愿意嘗試制作自己的“短篇播客”。

              在發展潛力方面,彼得史密斯表示:“目前有數以億計的用戶活躍在「TikTok」平臺上,開通博客的博主更是數不勝數。然而音頻播客的頭部創作者卻不足 100 萬人,短音頻社交的發展空間由此可見一斑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image005.jpg

              「Racket」界面截圖 |圖片來源:Racket

              在「Racket」上,用戶錄制的音頻時長必須控制在 分鐘以內。目前平臺只提供網頁版,同時也正在開發移動 App,以擴大用戶數量。彼得史密斯表示,Racket」自今年上線以來已擁有總長 1.8 萬分鐘的音頻內容,播放量累計達 萬次,注冊用戶達 1.7 萬人。

              從開放到封閉,短音頻能否成為發展新方向?

              短音頻社交為什么會在今年吸引諸多玩家試水?音頻平臺「Beams」的聯合創始人艾倫·斯特恩伯格(Alan Sternberg)表示,這一子類的發展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。其中包括手機麥克風技術的發展、「Clubhouse」對音頻社交理念的大力推廣以及語音轉文字技術的日益成熟等。

               rss.png

              RSS 雖然是傳統播客的發展基礎,但對構建社交生態構成了障礙 | 圖片來源:RSS

              與傳統播客不同,目前所有的短音頻平臺都無法通過 RSS(簡易信息聚合,可由其他站點調用的內容共享技術)功能,將內容分發給其他 App,這也是短音頻與傳統播客之間的最大區別。短音頻社交是一個封閉環境。

              斯特恩伯格指出:“我認為 RSS 的問題在于它是一種去中心化技術,任何人都能在自己的平臺上收聽其他平臺中的內容,這一點與社交網絡的封閉特性完全不匹配。因此「Beams」等短音頻平臺才應運而生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對投資者來說,市場本身的發展趨勢也非常重要。在他們看來,短音頻社交建立在實時音頻社交的基礎之上,同時也作出了必要的改進?!窻acket」投資者杰克?查普曼(Jake Chapman)指出,實時音頻社交存在許多問題,很多房間里的對話往往都會跑題。這是因為音頻內容都是實時講出,因此很難維持在既定主題內,讓「Clubhouse」等無法為用戶準確推送個性化內容。

              查普曼表示:“我認為短音頻社交App比「Clubhouse」更容易受到歡迎。以「Racket」為例,由于「Racket」上的內容都是提前錄制,因此用戶可以隨時收聽和搜索;同時又因為音頻時長很短,所以無關內容的存在空間也被大大壓縮。”除此之外,長格式音頻 App 也會在用文字轉錄長篇發言方面消耗大量成本。

              image009.jpg

              「Quest」的屏幕截圖,「Quest」是一款專注于生涯規劃的短音頻平臺 | 圖片來源:Quest

              和短音頻社交相比,播客的發展歷史要長很多,很多大型科技公司也在投資這一產業。亞馬遜就在收購獨立播客網站「Wondery」后,于近期收購了播客托管服務提供商「Art19」。瑞典音樂平臺「Spotify」也毫不示弱,在播客產業投入了超過 10 億美元。許多大型科技公司會利用播客提供廣告定位服務,并從中獲利。

              「Spotify」是最早進入播客市場的大型企業,公司在 2019 年就收購了播客創作、發行和變現平臺「Anchor」。事實上,「Anchor」開創了移動端音頻內容創作的先河,但它并不專注于短音頻創作,更不是封閉環境。盡管「Anchor」致力于成為播客收聽和創作平臺,但它卻不是用戶收聽內容的唯一終點,無法留住用戶。

              這也是短音頻社交初創企業面臨的真正挑戰。播客需要在多平臺共享的情況下才能走紅,同時也已經有了許多案例;但短音頻要做的卻是封閉環境,這一思路在目前還沒有任何成功范本?!窮acebook」已經計劃向平臺上的內容創作者投入 10 億美元,但真正的問題在于——用戶是否真的對短格式音頻內容感興趣?相比「Twitter」而言,用語音替代文字又是否真的那么必要?


             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、分享本文

             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

             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
             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